山东黄岛区:民营企业为何受排挤 出路在何方?

2019-01-28 14:59:45    来源:中国创新新闻网    

根据报道,《河北商会企业千万设备在青岛遭洗劫一空企业家维权难上难投资环境令人堪忧》,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政府为招商引资企业又提供怎样保障呢!

1.jpg

近日,再次接到山东省河北商会蔡副会长反映;针对2018年12月24日报道的《河北商会企业千万设备在青岛遭洗劫一空企业家维权难上难投资环境令人堪忧》稿件,截止到目前只有铁山派出所殷副所长在打电话说给调解调解。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而杨志华已经将自己的千万设备已经出售给当地废铁收购站。望贵单位再次关注!

因厂房租金纠纷导致神泉公司遭人强行停工,千万设备遭洗劫损失惨重。

2.jpg

3.jpg

2019年1月23日,本报记者再次来到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铁山工业园见到河北商会的蔡副会长,蔡副会长含泪诉说;按照当地政府招商引资我们来到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建立神泉防腐保温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4月10日,神泉防腐保温工程有限公司与当地人杨志华签订厂房《租赁协议》,租赁杨志华位于胶南铁山工业园(菊花山路258号)3000平方米厂房,租赁期自2014年4月10日起至2024年4月9日止,共计10年;前五年租赁费为每年30万元,后五年每年递增10%,先交费后使用。神泉防腐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如期交付2014年4月10日至2017年4月9日期间的租金。“2017年4月10日至今因公司发生资金困难,合同工程款项催收缓慢,政府采购付款不及时。我公司未及时支付租金给杨志华。我公司多次找到杨志华请求宽限付款时间,并保证在最终无力付款的情况下,可以留置部分产品、设备委托评估变卖后支付租赁费。但是杨志华极端不理智,采取停水停电的极端方式,使工厂不能生产,工人无法吃住,后又强行逼走全部工人,强行赶走看门警卫,使我对工厂失去控制。工厂监控被杨志华断电丧失作用,车间大门被杨志华撬锁为所欲为”。

4.jpg

5.jpg

公安政府无人管,商会会长维权无门举步艰难。

2018年8月5日神泉公司被抢劫时,为了保护公司的合法财产,蔡会长及时拨打了110报警,没想到出警的民警到达现场后只是说你们只要不打架就行,任由杨志华领着人哄抢、破坏公司的各种设备。蔡会长一家想拉回一些自己的物资和财产,却遭到了民警的阻拦“别动,现在你欠人家的钱,这些东西是人家的,你不能搬!”“人民警察是人民的保护神,可是青岛市黄岛区的民警又在保护谁呢?”随后蔡会长又把问题反映到青岛市黄岛区公安分局,当地公安却说你们这是经济纠纷,不能立案。对于蔡会长和神泉防腐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律师提供的证据和法律条文,当地警方也不予采纳。

蔡会长又通过12345市长热线,继续反映神泉防腐保温工程有限被哄抢、强拆、破坏生产,以及出勤民警包庇袒护犯罪嫌疑人问题,市长热线把问题依然反馈给青岛市黄岛区公安分局,分局依然把问题转到辖区派出所,还是8月5日被抢劫后出警的警察,警察找到蔡会长后冷嘲热讽,还责怪蔡会长去12345市长热线反映问题。对于千万物资被哄抢事件依然还是不给处理!

6.jpg

山东省河北商会蔡副会长感慨;现在对于青岛市黄岛区乃至整个山东省失去了信心,数十年拼打的一切一无所有,背井离乡艰苦创业的决心荡然无存,“数十几年我们商会、我们公司为山东、青岛,为黄岛区可谓奉献了全部身家性命,把青春也奉献在这里,到头来变得一无所有,直到现在当地政府还欠着我们公司数百万的工程款没有清算,如果政府能及时清算拖欠数百万的工程款,我们投资数千万的公司也不会拖欠区区几十万元的租赁费,也不会沦落到被破坏哄抢这个地步。不久前还有亲戚朋友委托我们商会要到青岛市黄岛区这里投资,被我们一口回绝,我告诉他们,现在这里的投资环境不行了,出了事情没有人管,我现在数千万的家产全砸在这里了,你们还来干什么!

2018年11月1日上午,以党中央的名义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在改革开放40年的时间里,民营企业具有标志性的意义。这次座谈会不仅重申了党中央对民营经济的一贯支持,分析了民营企业走出困境的信心所在,更重要的是提出了六个方面的重要举措。就是要让民企从政策中增强获得感。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提出要“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尤其提到要“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表态给民营经济吃了一颗‘定心丸’,习近平总书记更强调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

为什么河北商会的民营企业在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却遭受到排挤呢?因欠杨志华几十万的房租,却被杨志华将正常生产的几千万元的工厂强行逼迫停止生产,逼迫企业所有人对工厂失去控制,进而活生生的将3000平方米工厂的生产机器设备拆除破坏,将全部生产物资、产成品抢劫一空,并且在派出所长调解之中被当做废品全部卖掉。作为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职责和义务是什么?对招商引资的企业又是怎样保障呢?如此恶劣的事件发展了几个月之久,政府的声音在哪里?

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

[责任编辑:BJ01]

关于我们|网站概况|法律顾问|服务条款|广告服务|供稿服务|合作伙伴|网站声明|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自觉抵制互联网重点领域虚假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创新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中国创新新闻网 版权所有